- MIIIIIIINTu

行踪不定
开心要紧 -

【獒龙】包办婚姻也有春天(三)

下一次更新
遥遥无期

——————————————————————————————


第二天一早大皇子就被强行送上舰队开展为期不知道多长的外交活动,皇室新闻发言人宣称此举与二皇子婚礼在即没有任何联系。


帝国民众纷纷对大皇子以眼下极有可能打破星际之间长久和平的精神状态进行外交表示忧虑。


联邦外交部长发表声明为筹备两国联姻近期闭门谢客。


没有人搅局的会议顺利结束,刘国梁总体对张继科依旧非常满意,除了一点,张少将他对色彩的感知能力或许是不是有那么一点儿偏差?


虽然已经有足够发达的技术可以批量生产出荧光色系的鲜花,但是谁会打算把它作为婚礼用花啊心疼疼的。


不行这样绝对不行,光是想象一下各色荧光花朵布满礼堂这样雄伟壮阔的场面就足以体会到它仅次于之前被自己强硬驳回的荧光礼服提议的惊悚程度。


现在想想,如果当时陈玘要是拿这个理由游说我,说不定我还真的会好好考虑一下。


直到不久的将来前往联邦参观了和张少将情同父子的孔元帅住所接受了一溜儿荧光粉荧光黄荧光蓝小短裙制服家务机器人的视觉冲击,刘国梁终于释然了,打小就受这审美熏陶,偏差真不能全怪少将本人。


婚礼不设伴娘,新郎各选一对伴郎,马龙这边许昕方博当仁不让,张继科给正远在另一星域度假的樊振东和周雨发去请柬。


按时差那里应该是凌晨两点,可张继科还是在四分半内收到了回复,前提是一次通信往来就要三分钟。


"哟哟哟这是怎么啦!我俩走之前你不还坚定地打算孤独终老的嘛。"


"找到对的人了呗。"


"我们才走三天欸三天朋友你确定你是在清醒状态下发的信息让我俩来当伴郎??看清楚是伴郎!伴郎!说实话你真懂伴郎啥功能??"


"看来你家对的人长挺显眼呐。"


"你哥乐意,废话这么多,就问你俩一句伴郎当不当吧。"


"瞧你这话说的哪能不当啊!我们就是特好奇到底何方神圣敢收了你这头藏獒当坐骑。"


"自己看新闻去。"


数十分钟的沉默后。


"真的厉害了…我的哥…你等着我们这就奔赴帝国。"


"还有你家对的人真挺显眼。"


那还要你说。


慌忙开始订票的周雨盯着表示正在加载的小圆圈转呀转,幽幽冒出一句,"你说,科哥能真是被骑的那个吗。"


樊振东往嘴里塞薯片的动作一顿,慢悠悠放下手里的家庭分享装抿一口可乐,"别拿你那一脑袋黄色废料污染联邦未来花朵了成不?"


周雨扫一眼围绕身边的无数食品包装袋,呵呵一乐,"快别闹了,没听说多肉还怕污染的。"



婚礼地点定在位于联邦帝国之间的圣阿波利拉教堂,它起初是为了星际大战结束后联邦和帝国第一桩寓意和平的皇室联姻而建,后来逐渐演变成两星域间贵族姻亲举办婚礼的固定场所。


俩大龄青年的家长好不容易盼到孩子结婚,恨不得把婚宴办成巡回的,最后只联邦一场帝国一场实在已经做出最大限度的让步。


这场举星际瞩目的婚礼必然少不了实时直播,于是礼服成了最头疼的事情。


伴郎们一抵达空港就被马不停蹄地拉去踏上量尺寸试款式挑花色的漫漫征程。


等终于定下伴郎礼服,只匆忙相互做了个自我介绍的四位伴郎才总算有时间瘫在沙发上好好唠唠嗑。


"我还是不敢相信科哥就要结婚了。"


"而且对象还是帝国的小王子。"


"就他那性格,婚姻生活能和谐?"


"啊?你们少将性格不挺好的嘛。"


"就是,哪次看到他对着殿下不是笑得跟朵花似的特淳朴特和善,一点儿传闻里的桀骜不驯也没有。就像那个…那个什么来着…前两天博物馆看到的那幅画的标题许昕你还有印象没有?"


“《丰收的喜悦》。”


“……”


"表象!都是表象!我和你们讲,他洁癖特严重,别人碰过的东西不管多贵都扔,被摸一把就要全身消毒,刚和他认识的那段时间苦得我们哟……"


"……不能够吧…方博儿你上次和我数过他俩一共在咱们面前牵过几次手?"


"我看看啊…据我帖子里更新的是十七次,但我们总共也就碰到过他们十八次吧好像。哦对了对了剩下那一次少将是没牵手,他挂在咱们王子身上呢。"


………………


张继科你脸皮厚到打脸都不会疼是吗??



眼看离婚礼越来越近,埋首于宾客名单和座位表的刘国梁才想起历来宫廷舞会一定得由新人开场。


自从听闻要在婚礼前练好一支双人舞,张继科看着已经在房间里皱着小脸走来走去三小时的马龙笑意加深,“我亲爱的殿下,您应该对我们有信心。”


打了个响指,背景音乐缓缓流淌开来,少将躬身摆出符合帝国传统礼仪的邀请姿势,目光庄重而深情,“或者,完全地信任你的丈夫。”他交出手,少将揽住他的腰,两个人的距离贴近到呼吸相缠的地步。


“别担心。我会让所有人相信,我是你唯一也是最好的选择。”


青年的声音低沉温柔,浸透了让人无法抗拒的笃定,他用仅有两个人能够听到的声音许下承诺,马龙可以感觉到对方的心跳,并不比自己慢多少。


或许是落日的关系,张继科漆黑的瞳孔在昏黄的余晖里显得格外明亮,那抹亮色分明是有生命力的,是流动的,波光粼粼,像是北欧雪山顶上一泊没有结冰的湖。


直直撞进那双眼睛,一时间,能体会到在时光中走失的感觉,似乎一脚踩出去便踏进一个完全陌生的新鲜时空。


一个宇宙融汇成泉水,再一分一寸重新填满的时空。


他抿着的唇边终于浮现笑意。



虽然担心陈玘一个把持不住就让他弟给还没过门的王夫守活寡,但作为家属这婚礼不可能不参加,于是婚礼前夜大皇子的外交活动暂时告一段落。


刘国梁踱上飞船把准备好的平板递给侄子过目,自己安定地抱着茶碗端坐对面,象征两人的婚姻已经具有法律效益的结婚证书在大皇子手上闪烁着蓝莹莹的光,盯着屏幕大概十五分钟之后陈玘终于失手摔碎了平板,神情哀怨。


比预想的坚持得久点。啜一口茶水,皇叔轻拍陈玘颓丧的小脑袋以示安慰,换上二十几年前哄还是俩粉白团子的语气,“弟弟长大了做哥哥的总是要放手的是哇,况且龙仔结了婚也还是会住在帝国的呀,你还是能经常见到弟弟的呀。”


最后一句不说还好,最后一句一出口,大皇子一想以后每次见弟弟旁边都得带个张继科心情更沉重了。


“还有哇,以后别打张少将人身安全的主意了哈。”走出门前刘国梁和蔼补充道,“正好我听说上次你养了七天的蟠桃星珍稀保护动物都挺想念你,要不什么时候我再帮你抽个空去慰问一下?”


陈玘抚摸着TIGER并不存在的绒毛,悲痛欲绝,忿忿不平,“果然最毒月半心!”


“按近几日的体质检测报告看来,您同样有一定几率会在数年后达成此体型。”


大皇子于是万分冷静地切断了自家智能的电源。


—————————————TBC——————————————

评论(42)
热度(513)
©- MIIIIIIINT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