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IIIIIIINTu

行踪不定
开心要紧 -

【獒龙】狗啃白菜其实是甜的

日常小甜饼
又名刘指知道我们的恋情之后
胖球队真是太可爱了

跳了甜甜的獒龙坑
一不一发完再看吧

阅读愉快❤

——————————————————————————————

刚听说队里那两个混小子真成了的时候,虽然或多或少已经有些心理准备,刘国梁因为他俩已经饱经风霜的内心还是颤抖了一下两下三下很多下。


他拎着导致他一不小心知道真相的罪魁祸首,两个人坐在奥运村的小破床上大眼瞪小眼。


许昕被拉来的时候眼疾手快地摘了眼镜,打算本着眼不见为净的原则装死。


所以说大眼瞪小眼其实不大准确,因为许昕在努力眯着眼找了半天离他只有一米的刘指的眼睛无果后就选择低下了头,一派敌不动我不动的安定作风。


"你说现在这事咋解决。"


许大蟒:我不管我近视所以我听力也不行我听力不行所以我脑子也不行我不管


刘指往门外扯了一嗓子,"谁把许昕眼镜儿拿进来明早跑圈减一公里!"


随后他满意地听到奥运村那脆弱的门板后一阵噼里啪啦的响动。


门刚被拉开一条小缝,丁宁伴随着"这么好的事儿就给你摊了今天…"的笑闹被一把推了进来,她冲刘指哈哈两声紧贴在门边把手里的眼镜往许昕身上一扔打开门就跑。


"不是听力不好嘛,来,眼镜儿给你拿来了哈。"说完还很慈祥地亲手给整个人都丧了的许大蟒戴上。


刘指身为"月半"球门面的大脸一下特清晰地呈现在视网膜上,许昕一时恍惚简直觉得自己穿越进了抗日神剧大义凛然得就差把脖子擦干净让皇军往这儿来。


刘指依然很慈祥,拍拍他的肩膀,"又不是让你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儿,你就把他俩啥时候好上的讲清楚就行。"


作为世界第一乒乓盲打选手,许大蟒同志不知道第多少次感受到还是模糊的世界好这个真理。


太清晰的世界残酷到我真的承受不来啊呜呜呜。


反正缩头一刀伸头也是一刀,许昕干脆就着过往一池子的辛酸泪把马龙和张继科卖得干干净净。


想想也是觉得自己视力越来越差和他们绝对脱不了关系。


于是卖得更起劲了。


刘月半越听越心越颤。


他思量半晌,觉得这个局势已经不是凭他一人之力可以扭转的了。


他打断滔滔不绝涕泗横流的许昕,颤着声儿问,"你,你觉得硬让他俩分手可,可能吗…"


"……您觉得呢?"


许昕深切地觉得刘指这傻×问题是在侮辱他这些年上涨的几百度度数。


"唉——"长叹一口气,刘月半的胖脸愁得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更肿了。


"闹别扭会影响发挥,沉溺恋爱也影响发挥…"刘指撑着他忧愁的脑袋自言自语,"拆不了那就只能护着了,咱全队还得守着这俩周全到退役…"


眼见心理素质强如刘指都快要哭出声来,许昕决定把先前被迫收下的慈祥还回去,他稳重地拍拍刘指的肩,"没事的,以他俩的自制力肯定不会因为儿女情长影响国家大事的,您要对他俩有信心啊。"


还有一句话许大蟒没敢说出口,"就以他俩现在的情况,就算哪天您和孔月半分了他俩还坚挺着呢。"


刘月半深深看了一眼许昕,同样深切地觉得这孩子恋爱都谈到狗肚子里去了。


最后这场谈话以门里两人抱在一起痛哭流涕门外数人淡然翻着白眼走开收场。


那天晚上趁两人还没回来,刘指一声令下,"以后马龙和张继科要是有一点儿风吹草动通通都要上报,知情不报者做好死在跑圈路上的准备。"


结束了训练和张继科一起回到奥运村的马龙,总觉得背后发毛,像是有人一直在暗处偷窥。


以往被硬拉着看的那些恐怖片场景纷纷浮现眼前,他拍拍才九点半就已经快整个人挂在他身上的张继科,"继科儿,你有没有觉得一直有东西跟着我们啊…"


原本困得哈欠连天的张继科却突然清醒过来,他状似神秘地向马龙招招手,俯身在他耳边低声道,"今天可是中元节,一年之间阴气最盛的日子。传说今晚鬼魂都能从阴间——"


话音被生生截断,张继科忽然瞪大了眼睛惊恐地望向马龙的身后。


马龙被唬得一愣一愣的,完全忘记了中元节是中国的传统节日,可他们现在身处里约。


此刻他们正站在运动员公寓四楼的走廊里,四周紧闭的白色门板似乎和墙壁融为一体,使得这条原本不长的走廊看起来像是没有了尽头,马龙不敢回头只好趴在张继科肩头抬头盯着头顶昏黄一闪一闪的灯光数数转移注意力。


然后,灯熄了。


几十个小时之前刚拿到大满贯的现任奥运会乒乓男单冠军用尽全力才勉强咽下即将冲出喉咙的叫声,窝在现任奥运会乒乓男单亚军的怀里还紧抓人家胸前的运动服不放,"继科儿…背后…是…是什么…算了你…你还是不要告诉我…"说完自暴自弃地继续往张继科怀里钻。


马龙本来就温软的声线在恐惧之下简直可以用奶声奶气来形容了。


他连喊他的尾音都在打着颤。


意识到这个事实,张继科心底不知为何生出丝丝难以言明的甜味。


他抚摸着对方起伏不定的脊背以示安抚,就以这样别扭的姿势护着他往房间移动,暗想今天这玩笑开大发了,他也没想到这破奥运村的电说停就停啊。


于是更坚定了千万不能让怀里的人知道的想法,要是知道了估计得几天都没有好脸色。


马龙还在发抖,把脸捂在张继科胸口遮得严严实实。


这实在不能怪他胆小,对他而言蟑螂老鼠都好说,可黑暗和超自然生物简直就是他的死穴,偏偏今晚还两样都碰上了。


帝国の破坏龙示弱到这个地步实在是难得。


张继科忍不住闷笑,振动透过胸腔传递到马龙的脸颊,麻麻酥酥的,让他在黑暗里不受控制地红了脸。


又羞又恼又不敢抬头,只能张嘴恨恨一口咬在张继科胸膛,这一口对于皮糙肉厚的某张姓藏獒效果无异于撩拨。


仗着四周漆黑一片马龙又不敢脱离自己的怀抱,张继科干脆光明正大在公共走廊上耍起了流氓,故意贴近对方的耳廓低语,"乖乖别动啊,它还在看着我们呢。"


耳边温暖潮湿的气息顺着神经一路炸起火花,"唔……别闹…继科儿"马龙闷在自己怀里模模糊糊的奶音让张继科觉得自己快要在变态的道路上一去不返了。


尝到甜头的藏獒变本加厉开始舔舐起嘴边柔软白皙的耳垂,被困在黑暗里的小奶龙格外安分,除了偶尔从齿缝流露出来的细碎呻吟别无动作。


连耍流氓都不反抗了,看来真是吓惨了。


张继科勾起嘴角,大无畏地开始盘算下一次行动。


借着开门时房间里按亮的灯光,蹲在黑暗里听了半小时即将演变成活春宫现场的两个人清晰地看到了两人胶着在一起的侧脸和张继科已经伸进马龙衣摆的手。


长久的沉默后。


"你说这事儿要报告刘指不?"


"反正明天也没比赛报告啥呀,年轻人想想你狗哥的性格。"许昕揉揉因为长久蹲姿而麻痹的双腿,"永远不要招惹欲求不满的他或者间接导致他欲求不满。"


丁宁盯着许昕湮没在黑暗里因为一瘸一拐而格外沧桑的背影回味他那句还在走廊里回荡的充满哲理的话,想道:


许哥真是个有故事的人。


但是最后刘指还是知道了。


废话!你们当我瞎啊!马龙训练这么刻苦的人红着脸在边上坐了一天,张继科给人请完假放好垫子以后特清醒特灿烂地几乎怼哭了全队的人,我看他再来几次连腰伤都能整痊愈了。


亲眼见到养了这么久的白菜被狗拱了,刘月半发觉自己还是心痛到无以复加。


黑脸思索再三,就算是为了白菜,刘指也觉得有必要把各个房间没开封的避孕套收一收,也算我这个做师傅的一点心了唉。

——————————————————————————————

评论(30)
热度(981)
©- MIIIIIIINTu | Powered by LOFTER